一个学霸告诉你有街舞的人生还可以这样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6

  最近,《热血街舞团》《这!就是街舞》两档综艺节目揭开“街舞元年”的最燃battle,舞者大胆秀出个性,让不少年轻人看得欲罢不能,甚至盖过明星队长的风头,由此也将一直被视为小众的“街头舞者”带入大众视野。

  在中国跳街舞,到底能不能养活自己?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圈子?街舞综艺能否实现造星目的?记者采访了节目中的山东舞者。

  “街舞元年”来了两档街舞网综相爱相杀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街舞进入中国,至今已20年。从诞生于美国到流传全世界,街舞并非单一的舞蹈形式,它包含了机械舞(POPPING)、锁舞(LOCKING)、霹雳舞(BREAKING)、爵士舞(JAZZ)等多种形式。但一直到现在,街舞都被冠以“小众”“小圈子”的标签,甚至还有人认为,跳街舞的孩子都是叛逆的孩子。

  但2018年被称为“街舞元年”。新年伊始,视频平台把目光投向街舞,纷纷拿出3亿以上的投资开辟新的综艺市场。目前以爱奇艺的《热血街舞团》和优酷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最为吸睛。后者选取独立舞者组合战队的形式,话题十足,将何展成、杨文昊、黄景行等一众个性化街舞大神推到普通观众面前。《热血街舞团》的重点则在团战,请到了舞佳舞、CASTER、X-crew等舞团,人物线索更丰富,投入也更大。

  狂轰滥炸最直接的效果,是让大家搞清楚了“啥是街舞”。对街舞不太了解的观众,可以在节目中看到字幕介绍舞种,以及选手在进行街舞表演时,也有对动作的分解。比如电波流动、秒针运动、太空步、速度切换、滑步、地板动作这些街舞专业术语随之形象生动地科普。围观群众发现,原来街舞跳得这么燃!还有这么多舞种,每个舞种有这么多门道,激发出对这个垂直细分项目的兴趣。

  从学霸到舞者山东dancer有荣耀也有辛酸

  对选手来说,最开心的莫过于一开始追着明星队长来看节目的观众,逐渐被充满个性化的选手圈粉。因为拥有高超街舞技巧和展现的街舞选手,即兴起舞时真可谓光芒四射,如今不少观众能叫出一些街舞明星的名字,也学会跟圈内人一样运用手势来表达喜爱,“炸了炸了”。

  《热血街舞团》的选手、山东烟台的大毛是其中一个“炸了”的街舞明星,由于山东街舞“有市场没龙头”的现状,他是两档街舞节目中少数的山东人,是武汉第一舞团特别舞团的成员。若要说故事,大半个街舞圈应该都是“叛逆期的孩子,因为跳舞改变人生轨迹,学会了peace and love”的套路,但大毛不是。若是没有街舞,武汉理工大学航海专业毕业的他,现在应该拿着高工资过得潇洒恣意。但大一时,大毛就遇到了学校的街舞社团。“很帅、很酷”是他对街舞的第一印象,随后,他又遇到了让自己痴迷的KRUMP,这被认为是一种赞扬神的舞蹈,意在让舞者将内在的负面情绪发泄出来,“原本是为了让底层孩子远离暴力和毒品而跳的舞,所以每次跳,都让人感到快乐、自由和释放。”

  谈起KRUMP,大毛滔滔不绝,从它的纪录片到创始人到发展历程再到全球现状,但遗憾的是,这在中国尤其大陆,是非常小众的一种街舞,“开始跳舞的时候,遭受了很多人的白眼,很多人都不认为我跳的是街舞,说像神经病。”所以,大毛一直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挣扎,他说自己特别羡慕两种人,一种是可以无忧无虑跳舞的人,一种是可以随时找到大师学习的人。由于KRUMP小众,大毛平时遇到难题都无处请教,要么“翻墙”找视频,要么苦攒一段时间和钱,飞去美国找大师,没钱的时候,就只能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鼓励。

  所以,在接到鹿晗项链的时候,大毛哭得一塌糊涂。“我参加这档节目,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KRUMP,十多年了,终于等来这一天。”大毛说,每一个舞者都有一颗倔强的心,所以这么多年来,他除了教课、接商演,还当过服务员、卖过保险,甚至在酒吧当“巴仔”,“有一次调酒师点着我裤子,让我跳舞”,但他仍旧不愿意放弃小众的KRUMP。

  跳街舞为理想还是为面包?

  大毛跳舞是为了理想,还有更多的dancer参加节目就为了改变生存现状。比如90后的袋鼠曾在回答媒体提问时,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来比赛,就是为了涨工资来的。”“要不是说能报销路费,我就不来了。”“我本来就穷啊。”

  根据舞蹈家协会街舞联盟提供的数据,目前全国有超过5000家的街舞培训工作室,每年累计500万的街舞培训人次,街舞行业从业者超过30万。但在中国专职跳街舞能赚到钱吗?大毛说,如果跳得好,可以参加比赛、获奖,会被很多地方请去授课,收入还算可以的。但像他这种小众舞蹈,学的人少,就只能通过副业补贴,比如现在他开了个拳击塑身俱乐部,生意尚可,赚的钱可以用来办比赛、请大师以推广KRUMP。

  那街舞综艺是否可以推出新型偶像?很多人都在观望。目前看,两档节目的单期播放量都达到了1.5亿左右,确实再次验证着小众市场的爆发潜力,十几位舞者也一夜 之 间变成微博红V,也就是微博粉丝达到10000+,月阅读量达到1000万+。大毛的舞蹈视频播出后,也有很多人点赞,“这让我很欣慰”。

  或许,正如《热血街舞团》的总导演车澈所言,“每一种大众文化都来自小众文化。演变过程中谁能踩到点,谁就成功了。”(记者石晓丹)

猜你喜欢